在线投稿  |  联系我们  | 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城市名片>>万荣名人>>正文
万荣名人  
卫聚贤
2017-07-24 16:04  

卫聚贤(1899~1989),又名双考,字怀彬,号卫大法师,皇甫乡北吴村人。7岁入私塾,常因背不会经文,受到先生的责打。15岁到甘肃西峰镇,在继父卫世隆的小杂货店当学徒。18岁到回故乡,本想留在家继续上学,但继父不允,且以断绝经济相威胁。他多次哀求,遭到毒打,时常被锁在屋内,不给饭吃。其生母怜悯,背着继父给他送饭,他愤不受嗟来之食,竟破门逃出,到万泉县城高小读书,为谋生活费,在邻村小学任教半年。 

高小未毕业,悉运城省立第二师范系公费,遂考入。后因参与挽回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同学之事亦被开除。继之,借别人的文凭,冒名顶替,考入太原商业学校攻读。课余到省图书馆博览群书,刻苦钻研,写成《一得录》、《春秋图考》自费出版。他以《介子推隐居地之研究》的著述,受到了胡适的召见,并以《春秋战国时代之经济》的学术论文,躐入清华大学研究院深造。他专攻《〈左传〉研究》,得到导师梁启超的赞美。以《〈春秋〉研究》和《〈左传〉真伪考》的论文毕业。毕业后,回到太原与友人合办兴贤大学并任学监。后到南京蔡元培任院长的国民大学当科员。民国17年(1928)8月,任国民党教育部编审兼南京省古物保存所所长,在江苏栖霞山发掘汉墓时,掘出了红色含沙质粗陶片,并在常州奄城、浙江金山卫的戚家墩、杭州古荡、苏州石湖等地,发现了石器时代的遗址。他在这一带工作了三个月,终于发现了石斧、石锛、石锤、石刀等7件和带有花纹的陶片300余件,连同别人在福建的武平,广东的海丰和香港等地发掘的遗址,确定了江南在新石器时代已有人类生息的观点。 

他到万泉调查古物时,在孤山南麓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,将部分出土文物运到北平。后北平师范大学研究院闻悉,聘他为研究员,该院派出发掘人员由卫率领再到万泉,选定荆村瓦渣斜为发掘点,出土新石器时代文物很多,经整理,装箱运往北平。他结合摩尔根的《古代社会》等书,来研究中国社会发展史,写成了《母系时代》,《奴隶社会》等学术论文。后返回太原,在国民师范学校授课。 

民国21年(1932),卫聚贤被聘到上海暨南大学任教。受委托于次年再次到万泉西杜村发掘“汉汾阴后土祠”遗址,出土文物很多。在该地曾发现一件原始社会的瓦制乐器“陶埙”(现存山西省博物馆),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乐器(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考古学卷第733页记录此事)。 

民国23年(1934)离开暨大,到上海中国公学任商业系主任,讲授并出版了《中国财政史》和《中国商业史》,又受聘任审计部科长兼驻外稽查。次年受聘到中央银行担任经济研究处专员和协纂之职,奉派考察山西票号,出版了《山西票号史》。公余与于右任,蔡元培,叶恭绰等组建了“吴越史地研究会”,自任会长,著有《吴越文化论丛》。上海沦陷后,他在租界内著书;太平洋战争爆发,他奉命撤出,书稿遭日机炸毁。 

民国29年(1940),他经河内转赴重庆,改任中央银行秘书处秘书。公余组织“说文社”,出版《说文月刊》。同年4月,他与郭沫若共同主持挖掘重庆江北墓葬,出土了一批文物。次年在成都白马寺得到一批出土的青铜兵器,其花纹不同于中原,开拓了“巴蜀文化”研讨之风。他曾随于右任到西北进行考古,担任西北联大教授兼文学院长。 

1949年底,重庆解放,他将全部收藏装成47大箱,计929种,18365件,和未经整理的各种古币约1万枚和纸币1大箱,又有杂物17捆13包以及清代到民国文献一大卷、9包、4捆等无代价捐献给国家。家中剩余书籍,1952年由其女卫灵芝全部赠给重庆图书馆。 

1950年卫聚贤定居香港,任香港大学东方文化研究院研究员,珠海书院、光夏书院、联合书院、化夏书院等大学教授,并担任联合书院中文系主任多年,出版书约数十种。1974年他组织一批人员,乘坐按照广州出土的汉代船形复制的大型木船,不用任何现代化仪器和装备,携带仿汉代食品,从香港起锚,试图横渡太平洋到达美洲,以验证中国人在古代曾到达美洲的事实。实验船途径南洋,沿各群岛向东驰行,直到离南美西海岸约几百公里处失事,被随行其后的现代化大船救起。横渡虽失败,但仍证明了中国古代人曾经经过了白令海峡,沿着北美到中、南美定居,并传播了东方文化。此说引起世界性争论,甚至在联合国大会上也争论起谁先达到美洲的问题。 

1975年,他离港到台湾与家人团聚,担任台湾辅仁大学教授,在台数十年,著书数十种。期间还协助兴起“寻根”之举,为许多早已移居台湾数百年的家族找到了原来的祖籍。 

1989年病逝于台湾新竹市。 

关闭窗口